2012年12月28日至2013年1月3日,湖南省衡陽市召開第十四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,在差額選舉湖南省第十二屆人大代表的過程中,發生了以賄賂手段破壞選舉的嚴重違紀違法案件,一屆市人大代表幾乎全軍覆沒。發生在2012年12月28日至2013年1月3日間的這起案件,其以賄賂手段破壞選舉犯罪情況之惡劣、涉案人員之多、涉案金額之大,令人震驚——
  衡陽市當時當選的76名省人大代表中,有56人送錢拉票,金額總計1.1億餘元,人均送錢近200萬元,這還不包括平時請客吃飯的錢。全部參會的527名衡陽市人大代表中有518名收受錢物1億餘元。
  衡陽市人大的大會工作人員參與收受與分發錢物,68名大會工作人員收受錢款共計1001萬元。
  包括時任衡陽市委書記、市人大常委會主任、紀委書記、組織部長在內的衡陽一大批黨員幹部在案件中嚴重失職、瀆職、違紀,人數近500人……
  在衡陽不跟大小官員搞好關係麻煩就會不斷
  “在衡陽,只要你傍上了大官,事就好辦;只要你肯花錢,為你辦事的官就好找。”一位當地的企業家如此總結衡陽官場曾經的“病態”,“以前在衡陽投資辦企業、開礦山,如果不跟當地的大小官員搞好關係,吃拿卡要的麻煩就會不斷。”
  據調查,近些年來,衡陽官員中打牌賭博、買官賣官、跑官要官、參股企業、建私房、打架等情況十分突出。有的區縣政府與開發商合作建設小產權房,牟取不正當利益,而一些群眾被拆遷了若干年還沒有安置好;有的地方修路等基礎建設工程連基本的招拍掛程序都沒有;有的地方低保金不是全部用於最需要救助的困難群體,而是常常被基層幹部的親屬、關係戶瓜分;在不少政府機關,“吃空餉”情況十分嚴重;一些黨員幹部,違反規定參股企業,與某些老闆過從甚密……
  幹部作風的腐敗、政治生態的惡化,成為衡陽經濟發展的嚴重破壞性因素。十幾年來,衡陽在湖南經濟版圖中的地位一再下滑,從穩居前3強逐步淪落。一些原本有意願到衡陽投資的外地客商,懼於當地名聲在外的官場腐敗和不良政務環境,而把企業改到了長沙、湘潭等地。
  面對賄選,童名謙不聽、不管、不查
  當衡陽破壞選舉案發生時,當時的衡陽黨委、紀委都在乾什麼呢?
  時間回到2012年12月28日至2013年1月3日,在這混亂卻關鍵的7天里,面對逐漸升級的賄選,當時的衡陽市委書記、市人大換屆領導小組組長童名謙以及衡陽市委採取的辦法是:不聽、不管、不查。
  在選舉開始階段,賄選開始冒頭,有幹部建議童名謙立即採取措施,實行三個一:罷免一個代表、抓一個人、開一個會,整肅選舉秩序。對此,童名謙和市委沒有回應。
  在選舉期間,賄選全線升級,有些作為省人大代表候選人的官員承受不了巨額賄選金額壓力,向市委組織部和有關部門反映賄選問題,有的甚至提出退選。但情況反映到童名謙這裡,市委還是沒有行動,直至後來東窗事發。
  那麼,當時的衡陽市紀委又採取了什麼措施了呢?
  對於當時的情況,時任衡陽市紀委書記的肖斌及紀委主要領導其實很清楚,但就是視而不見、聽之任之。“當時的紀委本身就腰桿不硬、隊伍不純,它怎麼可能去查去管?上一任紀委書記任內,就有8名領導幹部子女不用考試直接‘調’進紀委。與當地官員的關係盤根錯節,紀委只能選擇裝聾作啞。”一名當地幹部一針見血地指出。
  選代表變成了官員和老闆的“投資游戲”
  記者在衡陽採訪時,不少幹部談道,衡陽發生性質如此嚴重的破壞選舉案,有種種因素促成,但最重要的原因是嚴重的民主意識淡薄以及缺乏基本的法律敬畏感。
  2003年,衡陽賄選人大代表就開始露頭,到2007年至2008年開始蔓延,直到2012至2013年演變成大面積、多層級的賄選行為。一些代表當上縣代表時花了錢,因此給市代表候選人投票時也要收錢。以此類推,層層加碼,逐步形成了一條“投資回報”的利益鏈。一位此次被罷免省人大代表的衡陽市企業家告訴記者,上次選舉前,他就接到10多個索賄的電話,說:“別人都來了,你怎麼還不來?”
  此外,衡陽破壞選舉案一個重要環節是在確定代表結構時“狸貓換太子”,很多老闆搖身一變成了“工人”“農民”“專業技術人員”等。列入省人大代表候選人的93人中,竟有44人為各色老闆。這些老闆大多以專業技術人員、工人、農民身份成為候選人。以工人身份當選的15人,沒有一人屬於一線工人。以農民身份當選的13人,除了3人為農村黨支部書記外,其餘均為老闆。
  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,在衡陽當地一些老闆的眼中,花錢當人大代表儼然是一種回報率很高的“投資”。
  傅學儉一語道破天機:通過花重金當上了代表的這些老闆,在融資貸款、申報項目、納稅上都容易享受到優待,工商、公安部門要查辦這些人也有所忌憚,“但這些人中很多人連基本的代表法律常識都不懂,有些人甚至不知道還有部選舉法。”
  (原標題:選人大代表成了官員和老闆的投資游戲)
創作者介紹

台灣美食

ao05aoxft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