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無節操狂歡”
  如今我們揭開的每一個腐敗案件里,幾乎都有包養、通姦、生活腐化墮落的一條,足可為證。各種被爆炒、揭秘的“風月”故事,都像是一次無節操狂歡,留下了一地垃圾和骯髒碎片。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下長大的年輕人,將青春、權力視為資源,將社會看成物質欲望交換場,將醜陋污濁當成正常通行的法則,恐怕在所難免。
  ——薑泓冰《新民晚報:是誰縱容了吳春明們》
  “連降7級”
  雖然暫時沒有進監獄之虞,但是連降7級的殺傷力也是巨大的。從領導變成了非領導,從副省級一下子變成了科員,儘管沒有徹底回到群眾中去,但這樣的跌落方式,大家如何看待,都是令當事的兩位前副省級官員尷尬萬分、難以從容面對的。
  ——董碧輝《錢江晚報:連降7級是高調治吏》
  軟權力的墮落
  芮成鋼被帶走已經5天,但是,由此引起的爭議、口水還在持續。“軟權力”是在芮成鋼事件中出現的新詞,芮成鋼無疑是一個軟權力者。如果缺乏與權力相應的德行,“軟權力”也會殺傷權力者本人的。
  ——戎國強《錢江晚報:偶像、粉絲與阿Q》
  管好你的嘴
  這些年,人們總愛批評語文老師,把語文水平下降歸咎於學校的語文教育。其實,當孩子們進入語文課堂的時候,他們已經是具有不同語感的人了,不論高雅還是低劣,皆拜家長、鄰居、媒體之所賜。人們常常忘了,自己是社會的人,說話離不開環境。
  ——王寧《人民日報:好好說話吧》
  莫使德育流於形式
  我們的學校培養人才,從來沒有說過文化知識是唯一評價標準,而是一向以學生的“德、智、體、美、勞”全面發展為基本原則。如果學生的德育不合格,別說延遲畢業,就算不准畢業都不過分。客觀地說,雖然學校一直把“德育為首”掛在嘴邊,但卻始終無客觀評價標準進行衡量,就像我們所詬病的官員官德一樣。
  ——劉昌海《燕趙晚報:德育“掛科”延遲畢業值得推廣》
  拾金“昧不昧”
  拾遺者在將財物交還給失主的同時,能得到適當的酬謝,這種行為仍不失為善舉。而且,適當的酬謝還具有積極意義,可以起到鼓勵拾金不昧、減少非法隱匿的作用。雖然這種“拾金不昧”不如原來的高尚和純粹,但是有更多失主的財物失而復得,總比有更多拾遺者因得不到報酬而隱匿他人財物要好。
  ——浦江潮《揚子晚報:“拾金索酬”必須以失主自願為原則》
  官員:“相信即真理”
  習慣了劇本里的生活,一上來就被問到一些敏感話題,只能是節節敗退。這和前鐵道部發言人王勇平說出“至於你信還是不信,反正我信了”這樣的話是一樣的原因。並且,在一些醜聞面前,有些東西是官方無論如何都解釋不通的。習慣於“永遠正確”和“處處真理”的官員,自然缺少應對媒體的語言表達。
  ——濟北南《北京青年報:官員“被問蒙”只是本色演出》   (原標題:一周評論)
創作者介紹

台灣美食

ao05aoxft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